掙紮在風裏雨裏的父親卻剛剛過不惑之年

即將握別小村告別父母的時候。風很大,母親站在村外的小路上,用她那飽經風霜的手,為我扣上今生今世都難已忘懷那一顆紐扣時所產生的霎那間的感覺,猶如一股熱流在全身湧蕩。多年以後,已為人父的我才確確的讀懂了那時母親站在村外小路上久久不肯離去的心事。時至今日,母親已雕塑般的駐足在我記憶深處,她引導我向上,催我自新。我常想,人世間的至真至純,至高至上的舐犢之情,是大自然中最真切最樸實的一種愛,沒有做作,…

続きを読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