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些如流星般劃過生命的善待和妥協的愛情

有兩種可以稱之為浪漫的情感:一種叫相濡以沫,另一種叫相忘於江湖。我們要做的是爭取和最愛的人相濡以沫,和次愛的人相忘於江湖。結合在一起的可能是康泰血肉相連的親情,刻骨銘心的是愛情,身心結合才是永恒。 情深緣淺,我們愛在不對的時間。回首往事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把彼此的錯過歸咎為緣份。其實說到底,緣份是那麼虛幻抽象的一個概念。真正影響我們的,往往就是那一時三刻相遇與相愛的時機。如果彼此出現早一…

続きを読む

看著天際邊有兩個模糊的身影正在靠近

生活還在延續,向著遠方遠走,夜晚的餘光依然是那樣的燦爛,心中時而有一中說不出的感覺,也許此刻自己停留在這一站,看著淡味的生活,總是浮起浮落,身邊的人都是依舊在忙碌的身影,黎明的鐘聲劃破了黑暗的蒼穹,若隱若現,你們是誰?我又是誰,睡夢中我敲開了,在漫漫歲月中不斷奮鬥的我,不斷地完善自己,學會適應社會,寬容每個人,但是童年門禁系統的夢,卻遠遠離我而去,我在勞累與奮鬥中把它忘卻了,心中有種莫名的酸…

続きを読む

掙紮在風裏雨裏的父親卻剛剛過不惑之年

即將握別小村告別父母的時候。風很大,母親站在村外的小路上,用她那飽經風霜的手,為我扣上今生今世都難已忘懷那一顆紐扣時所產生的霎那間的感覺,猶如一股熱流在全身湧蕩。多年以後,已為人父的我才確確的讀懂了那時母親站在村外小路上久久不肯離去的心事。時至今日,母親已雕塑般的駐足在我記憶深處,她引導我向上,催我自新。我常想,人世間的至真至純,至高至上的舐犢之情,是大自然中最真切最樸實的一種愛,沒有做作,…

続きを読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