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能在離別時模糊彼此曾經共有的歡樂與悲痛

霞在前些天走了,去了南方,那個我曾經工作過的城市,她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三十幾年的人生變更中,我們從青澀到成熟,在生命的交替中,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用春暖花開為題寫這篇日志,是因為入了初春而生態萬物卻還沒有春的跡象麼?還是寓意自己的生活從此春暖花開? 這幾天心情都不是很好,商場所有商品調價,很忙碌,但忙碌依然沒有改變我的心情。彼此不離不棄滲入到對方的生活,曆經彼此的悲喜。我不知道從前自己在…

続きを読む

朋友說“春天來了”

我戲謔:“哈哈,你的春天早就來了。”心裏卻在想:“嗯,春天確實來了!” 即使這個春天沒有我想象的溫暖(因為她時不時的發起脾氣下著連綿大雨,還讓那些穿著亮麗的愛美女孩感到陣陣寒意),但她確確實實是來了。走在去桃園的路上,我幾乎能嗅到那鮮豔的桃花的芳香。一陣陣的,輕微微的,心中便湧起一陣莫名的感動。其實打心眼裏我不怎麼喜歡這些紅得豔俗的花,然而就在這麼一個變幻莫測偶有冬天返回之意的春天…

続きを読む